“5組的公示出來了,趕緊過來看看。”12日上午,南通市觀音山國勝社區的宣傳欄前人頭攢動,兩三米寬的櫥窗前擠著十多位居民,大家緊盯著裡面的拆遷補償公示表。“大家一直等著公示呢,現在看到都是按政策來的,一分沒多給,公平!”
  “在我們村子里,什麼都是透明的。”看到居民們個個滿意,一旁的社區書記李春林難掩自豪,他告訴記者,“提到拆遷,居民就認為補償款裡面容易有貓膩,擔心村裡‘暗箱操作’、社區幹部私吞錢款,所以我們就全都公開給大家看。”
  “什麼都是透明的”,說起來容易,但真正做到這一步,李春林和其他社區工作人員付出了太多的努力。
  “要真正把一碗水端平,才能,也才敢都公示出來。”李春林領著記者來到村裡有名的“釘子戶”門前,如今裡面已經搬空,外面搭起了圍擋,即將拆除施工。“李書記真是太能耗了,談了整整一個通宵。”戶主老張恰巧也在老屋附近轉悠,看到李春林主動上前搭話。“不耗沒辦法啊,不耗能把你談下來嘛,不談下來能有今天的那張公示表嘛?”“對,對。”兩人都笑了起來。
  眼前的景象讓人很難想到,僅僅幾天前,這兩個人還爭得面紅耳赤。老張家整個三樓都是違法建築,按規定每平方米只能補償370元,但他卻堅持要求按照市價補償,三樓110平方米,他要80萬,算上其他補償,總價超過150萬。這樣的漫天要價讓李春林很無奈,一次次往張家跑,都是無功而返。
  一拖就拖了半年,眼看拆遷期限越來越近,6月4日李春林決定再去談一談。當晚6點,李春林和幾位社區工作人員找到了老張。“三樓不賠80萬,就免談!”一見面,老張撂下了這句話。“別的地方我不知道,但在我們村,這個不可能。”李春林回答得也很堅決。雙方你一言我一語地爭辯著,時鐘不知不覺指向了凌晨1點。老張意識到今天不談妥,李書記是不會走了,出門給親戚打了個電話。
  “不按市價賠也行,但總補償必須達到100萬。”打完電話,老張的態度出現鬆動。李春林看到了希望,100萬已經比原先的要價低了很多,但他知道這仍然超出政策規定,公示時還是過不了老百姓那一關,還要繼續談。李春林拿出紙筆一條條給老張算,考慮到他本人年齡偏大、房屋裝修質量比較高,各項補償都儘量按政策規定的最高額計算。又是多輪的討價還價,最後補償總價定在95萬元。“這是政策允許的最高額度了,再多一分也沒有!”“好吧,95萬就95萬吧。”老張在拆遷協議上寫下了名字,還主動與李春林握了手。此時,窗外已經矇矇泛亮。
  這樣艱難的談判,李春林和他的同事們經歷得太多。近年來,該社區經歷了7次較大規模的徵地拆遷,累計拆遷900多戶,但沒有出現一例上訪情況。這離不開社區的透明管理,涉及的徵地補償款近4億元,每一分錢的流向都在公示欄里出現過。
  在國勝社區宣傳欄另一個櫥窗里,記者還看到包括李春林在內的7位社區幹部收入情況,基本工資、補貼、獎金,十分詳細。此外,還有社區收支情況、固定資產統計等信息的公示。“在我們村子里,什麼都是透明的。”李春林又一次提起了這句話,他說,社區實行“黨務、居務、財物”三公開,居民在公示里發現任何問題,都可以直接向社區提出來,社區直接接受所有居民監督。
  “我很註意社區公示的東西,還真發現過問題。”8組居民李公博告訴記者,他在3月份公示的一份社區收支表裡發現,濱河6期拆遷中有兩畝地約10多萬元的拆遷補償款劃在了社區收入一欄,但這些土地應該歸8組居民集體所有,他就向社區提出了質疑。社區工作人員核實後立即改正,把補償款歸還給了8組居民,“各項信息公示,發現問題及時改正,這樣的社區我們信任。”
  本報通訊員 吳銀華
  本報記者 彭廣餘 季 鋮  (原標題:“我們村裡,什麼都是透明的”)
創作者介紹

紫檀傢俱

sa60saukg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